繁体|简体     

—— 圖書試讀 ——

当前位置:主页 > 图书试读 > 瘋癲老人日記

瘋癲老人日記

作者: 谷崎潤一郎
譯者:林水福
出版社:聯合文學
出版日期:2014/01/24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3230670
叢書系列:聯合譯叢
規格:平裝
頁数:208頁
出版地:台灣





【本書試讀】
十六日。
 
……夜晚,到新宿的第一劇場看晚場戲。演出的戲目有《彥市物語》、《助六曲輪菊》、《恩仇的彼方》。其他的通通不看,因為我的目的是助六。對勘弥演的助六意猶未足,更要看訥升演的揚卷,我心裡揣測那不知會有多美。比起助六,揚卷更吸引我。和老太婆及颯子同行,淨吉也會直接從公司趕過去。知道助六的只有老太婆和我,颯子沒聽過。老太婆或許看過團十郎的戲,但已無記憶。她說看過一、兩次上二代羽左衛門的戲,然而確實看過團十郎的,只有我一人。我記得那是明治三十年前後,我十三、四歲的時候。那是團十郎最後一次演助六,他在明治三十六年死了。演揚卷的是上一代歌右衛門,那時還叫福助。演意休的是福助的父親芝翫。我家還住在本所割下水的時候,兩廣小路那邊某家有名的繪草紙屋店頭掛著助六、意休、揚卷,三張錦繪相連的情形至今難忘。
 
我看羽左衛門演的助六時,演意休的是上一代中車,演揚卷的還是從前的福助、當時的歌右衛門。寒冷的冬日,儘管羽左衛門發燒到接近四十度,還是冷得發抖,只得休息。我反而對かんぺら門兵衛特地從淺草的宮戶座商請中村勘弥五郎來演出這件事印象深刻。總之,我喜歡助六這齣戲,聽到有助六的戲目,即使是勘弥演的也想看,更何況是可以看到我喜愛的訥升哪!
 
勘弥是第一次演助六,沒什麼特別之處。不只是勘弥,最近助六的演員腳上都穿褲襪。有時褲襪會出現皺紋,我覺得很掃興。關於這一點,我希望他們能在赤腳上塗白粉。不過我對訥升演的揚卷十分滿意,光是這個就值回票價。福助時代,從前的歌右衛門我不清楚,但最近沒看過這麼美的揚卷。雖然我始終沒有雞姦的興趣,但最近奇怪的是,我開始在歌舞伎年輕的女形身上感覺到性的魅力。不過他們素顏時我就沒感覺了,非得是女裝的舞台之姿不可。對了,我想起來了,我或許不能說完全沒有雞姦的興趣。

我年輕時有過僅此一次的奇妙經驗。從前新派有名叫若山千鳥的美少年演的女形,隸屬於山崎長之輔座,在中洲的真砂座演出。年紀稍長後,他到宮戶座演貌似第六代的上一代,嵐芳三郎的對手戲。說是年紀稍大,其實也只有三十歲上下,還很俊美,外表有年長婦人之感,根本沒有男人樣。若山千鳥在真砂座演出紅葉山人的《夏小袖》中的小姐時,我尤其被她……不,被他迷住了。我開玩笑地說﹕「要是能夠叫他來房間,打扮成像舞台上看到的女性裝扮的話,我就和他睡睡看。」結果某酒館的老闆娘竟說:「如果您希望的話,我可以安排。」於是意外地,我的希望達成了:順利地同衾、順利地辦了事。過程相當普通,跟和一般的藝妓做時並無二致。也就是說,他始終不讓我感覺到他是名男性,完全像是一名女性的樣子,戴著假髮睡在船形枕頭上,躺在幽暗房間內,在被褥中甚至還穿著友禪綢的貼身衣褲,技巧也異常巧妙。我因此經歷了不可思議的經驗。在此聲明,他不是所謂的陰陽人,甚至有著壯碩的男性器官,不過用技巧掩飾,讓人感覺不出來罷了。
 
無論技術再巧妙,本來非我興趣,因此只要滿足一次好奇心就夠了,之後我再也沒跟同性發生過關係。然而,到了七十七歲的今天,早已處於喪失那方面能力的狀態,為什麼卻特別在女裝美少年,而非男裝麗人身上感到性魅力?年輕時代和若山千鳥的記憶現在又甦醒過來了。但我的狀態似乎不是那樣的,倒是跟某種已不能的老人的性生活——即使不舉也有著其他形式的性生活——似乎有關係。……
 
今天手痠了,到此為止。
 
十一日。
 
……停止針灸。不過今天的情況跟九日不一樣。
 
她不是說:「這裡鎖著呢!」
 
而是說:「這裡開著呢!」
 
她探出來的臉上帶著少見的開朗,浴室內傳出淋浴的聲音。
 
「今天他不來嗎?」
 
「是的,請進來吧!」她這麼說,我進去了。她早就躲進浴室的窗簾裡了。
 
「今天可以讓您吻喲!」淋浴的聲音停止了,從窗簾後方露出小腿和腳尖。
标签: 疯癫老人日记  

熱門書籍


最新書籍


推荐書籍


【相關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