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 圖書試讀 ——

当前位置:主页 > 图书试读 > 為什麼我們需要公共哲學

為什麼我們需要公共哲學

作者: 邁可.桑德爾
原文作者:Michael J. Sandel
譯者:蔡惠伃,林詠心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14/09/13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3440628
規格:平裝
頁數:336頁






【本書試讀】
序言
 
小布希總統的二度當選,在民主黨人士之間激起了新一波心靈追尋的潮流。出口民調顯示,在各項議題當中,以「道德價值」做為選票去向判斷標準的選民佔最多數──多於恐怖主義、伊拉克戰爭或是經濟情勢。此外,這些引用「道德價值」的選民中,有驚人的比例(百分之八十相對於百分之十二)選擇投給小布希而非其對手約翰.凱瑞(John Kerry)。評論家對此感到困惑。一位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記者坦言:「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就把道德價值給弄丟了。」
 
懷疑論者警告人不要過度放大「道德價值」的問題。他們指出,墮胎和同性婚姻是本次競選中道德爭議最高的議題,但是多數選民並未和兩者皆反的小布希站在同一陣線。還有其他因素可以解釋小布希的勝利:相較於小布希,凱瑞的競選策略缺乏可引起共鳴的主題;要打敗戰爭期間的現任總統本屬不易之事;美國人仍未走出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的陰霾。儘管如此,隨著二○○四年的總統大選落幕,民主黨人士也不得不正視美國大眾對道德和心靈的渴望,想方設法找出更有說服力的方式回應需求。
 
民主黨弄丟「道德價值」也不是第一次了。在林登.詹森(Lyndon Johnson)於一九六四年獲得壓倒性勝利之後的四十年間,民主黨候選人只有兩次成功入主白宮。一位是吉米.卡特(Jimmy Carter),來自喬治亞州的重生基督徒;在水門案餘波盪漾之際,卡特承諾要為白宮重新樹立誠信與道德的風範。另一位則是比爾.柯林頓(Bill Clinton);儘管柯林頓有些個人缺陷,他對政治的宗教和心靈層面仍不失敏銳,且樂於理解。至於其他標準的民主黨候選人──華特.孟岱爾(Walter Mondale)、麥可.杜凱吉斯(Michael Dukakis)、艾爾.高爾(Al Gore)和約翰.凱瑞──無不竭力避開心靈談話,堅持把話題焦點放在政策與計畫。

近來,民主黨嘗試激起道德和宗教上的共嗚,他們採取下列兩種形式,但無論哪種都不夠有說服力。有些人仿效小布希的作法,演講時處處引用《聖經》內容,並穿插宗教性的辭彙。(小布希要比當代任何一位總統更厚顏的使用這個策略;他在就職演說和國會演說時,提起上帝的次數甚至比羅納德.雷根〔Ronald Reagan〕還多);在二○○○年和二○○四年的大選期間,這種競相借助神聖之力加持的現象實在過於頻繁,以致「beliefnet.com」這網站還設計了「上帝之表」(God-o-meter),用來記錄每位候選人提及上帝的場合。
 
民主黨人士所採取的第二種作法,是主張政治領域的道德價值不僅和墮胎、校園內禱告、同性婚姻、法院內陳列十誡等文化議題有關,也和健康保險、兒童照護、教育經費和社會安全等經濟議題有關。在二○○四年的民主黨大會上,約翰.凱瑞便於提名演說中採取這種作法,把「價值」這個詞彙講了至少三十二次。
 
儘管強調價值是對的,用激勵言論彌補價值缺失的作法仍相當生硬,也說服不了多少人。其理由有二:首先,民主黨提出的社會和經濟政策以經濟正義為基礎,但他們始終無法清晰、堅定的描繪出經濟正義的願景。其次,即使提出強而有力的論述支持經濟正義,也不足以構成一套國家治理的遠見。提供人民平等的機會以共享富裕社會的成果,確實是良善社會其中一種面向。但光有平等還不夠,人們渴望一個意義更廣博的公共生活,這是平等無法回應的需求。欲達到自我治理(self-government),平等是其中一項價值,但平等無法滿足人們想要兼善天下而不僅是獨善其身的意念。
 
雖然在九一一事件之後,愛國主義瞬即傾瀉而出,駐紮伊拉克的美軍也在沙場上犧牲,美國政界依然描繪不出良善社會和公民共同承擔責任的生動畫面。二○○一年的恐怖攻擊事件之後數週,有人問小布希總統為何不呼籲全國上下一同犧牲奉獻?這位把國家帶進戰場卻仍堅持減稅的總統回應道:「美國人民忍受機場的人龍隊伍,就是他們的犧牲。」二○○四年,在法國諾曼地舉辦的一場諾曼地大登陸(D-Day)紀念活動上,美國國家廣告公司(NBC)的記者湯姆.布洛考(Tom Brokaw)詢問總統,為何他不呼籲美國民眾多犧牲一點,那麼他們就能對於在伊拉克奮戰甚至付出生命的同胞們感同深受。

标签:

熱門書籍


最新書籍


推荐書籍


【相關書籍】